• 吃了几颗药,两天的小感冒不再咳嗽了。鼻塞还没好得彻底,又继续吃药。俨然成了只“药罐子”。

    也许特意把“药罐子”写在签名档上,是为了引起他人的注意,索取他人的关心话语。

    特别是她。

    她很快看到了,留了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

    这句话,让我难受。我只是不需要这种方式的关切,不需要。

    我想,还是让我安安静静地难过吧。这样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