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舒服的背后,又有谁明白你?是否是过度的在乎。换来的是他人的冷嘲,原来,自嘲并不够。

    你说的一句话里,基本上有一半是没有被留意到的。所以这一半,也不该期望能得到一丝什么。

    你想要的是什么,哪怕是你还想再听到一个“嗯”字,别人管不着。任何狂躁都是白费,最终都是淹没在无尽的沉默中。

    那一年有个人说“要像向日葵一样骄傲的活着”。这一年这个人又说“咖啡是苦的,即使放再多的糖也是苦的。为什么不喝一下茶呢?your cup of tea is waiting you。”是的,谁又是谁的那杯茶?只是依然很多夜深时,还亮着房灯。

    曾以为,导演是别人。三更半夜一圈圈地绕那江边的亭子街走,嘴里一遍遍地嚷着你是导演。其实,不是,是自己。在一个网友的资料里看到这么写:人生真的很像一出独角戏,导演是你,编剧是你,主演也是你。而那些在你身边来来往往的路人,他们都是观众。唯一不同的是,在这出叫《人生》的戏里,你永远都不能叫“停”,如果一步错了。就再也退不回去了。

    平淡,似若有若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