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遗落了,无眠的梦?横亘星河,遥如海之渊,静若古之初。
    你修长的指间滑过面容的触感,恬淡清宁的面容,扰乱谁的心湖。
    你那,轻盈的脚步,翩翩的薄衫,浮生犹如一阵缓行的季风,

    静默中轻浅地来去,不愿扬起一缕尘埃,也不希望留下丝毫痕迹。
    如果,可以寻找,那么,不惜找遍整个人生。
    哪里可是你我寂寞的源头,何处是冥思的终点?
    记得的人,又有多少?然而,记得的人,必定孤独……
    洞彻了一切,却不能改变一切,本是轻拂缓奏的琴弦上,却落下命运冷冷的重音。
    年复一年,南湖的风吹过,断桥还是碧水蓝天。

    回忆的季节里,
    飘过一缕寂寞的甜香。
    款款愁结,纤纤袢袢。
    一番心事,无处搁置;
    几丝牵挂,无可寻觅……
    人面桃的花瓣,早已散尽天涯。
    流年逝水,斯人已远!
    今夜,月暗无光,想那无眠的梦,又属谁?

  • 六月
    窗外天空阴郁
    把思绪放飞
    哗啦啦 滴滴答答
    凉风带着雨丝吹拂在脸上
    轻轻滑动琴弦
    柔润 低沉
    雨声压过琴声

    雨天弹奏的音乐
    是种打扰
    弹指间的跳动
    感觉的不谐调
    弹不出的旋律
    暗暗的 淡淡的 静静的 轻轻的
    倾听着外面的声音
    是凄美么?

    雨停了
    阳光照耀在窗台
    想有一丝微笑
    内心无法带动笑容
    没在脸上浮现便停息了
    拂弦
    却不知从那跟弦起音
    沉寂 思考

    六月雨
    下起了内心的忧伤
    六月雨
    奇,遇……


    原文 佑手边 有修改.080611


  • 我人生的信条就是:像孙子一样活几十年,熬成爷爷再死。
    “白领”就是工资领了也白领。
    没办法,死马当克拉玛依吧。
    天灵灵,地灵灵,再来一个冰淇淋。
    女为悦已者容,男为悦已者穷。
    我最近真的很忙,甚至一天都很难保证有8小时的睡眠。
    人工智能和天然愚蠢无法相提并论——因为我们主张纯天然。
    做狗腿子也就算了,居然做狗的狗腿子。
    像我这样的人在食堂吃面都思考巴斯坦局势的人,对高油价怎能坐视不管呢?
    由于最近改卷打勾越来越帅气,NIKE准备请偶去给他们设计他们标志。
    王子都是喜欢公主的,青蛙王子也一样!
    有人向我挑战说:你放马过来。我不回话,只是疾驰而去,然后马后炮打倒他。



  • 我的牙齿一直很好,一直觉得从来没有蛀牙。去年去治疗蛀牙,我问医生这颗牙还剩多少,医生说这颗牙只剩不到30%了。(健康部分只剩不到30%)然后做了根管治疗,十分疼痛,当时疼了四五天。补了一颗牙,做了2颗磨牙的牙套,共花了800元。 前几天,我右上边的磨牙吃东西时感觉有些疼,照了照镜子,也有些黑。晕,天天晚上睡觉前刷牙,居然有蛀牙,这回又得治疗了。4月12日开始根管治疗,那天打了2针的麻药。又是电钻,又是打针,器械捅到牙根旁边的肉的时候,非常疼痛。右上边主要有一颗磨牙被驻了,得补,与它相邻的一颗磨牙也要补,右下边的磨牙肉眼看不出异常,但也要补。一颗蛀牙,就要补3颗牙,这次补牙共花去510元。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经常是晚上刷牙后就立即睡觉,这个原因导致的这颗新蛀牙,因为牙膏可能含有糖份。天天早晚牙刷,反而有蛀牙。我建议,睡觉前刷牙,时间至少要比睡觉提前1小时以上。祝大家都有健康的牙齿!

    王志勇的BLOG:http://www.auiou.com

  • 很早之前就打算在blog里写写这个话题,自从看到李连杰能从《投名状》拿走一个亿人民币的片酬。但是几个月过去了,还是没理顺思路。索性,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吧。也算是和大家一次交流。

    首先声明,我不是一个仇富的老愤青,对李连杰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感觉一部电影一个演员一个亿的片酬太不合理。在IT行业,几千名员工的“高科技”公司一年苦哈哈的下来,能挣到一个亿利润的公司就已经是好公司了。这和一个人赤手空拳能在一两个月里创造出一个亿的毛收入相比,反差太大了。

    当然,存在就是合理的。

    有人会说这就是明星制,更何况如今李连杰的片酬要按好莱坞的标准来,所以,即便是“常青不老”的老男人刘德华也只能等于六分之一个李连杰。

    也有人会说这就是稀缺资源,李连杰在登上大屏幕之前就拿了N个全国武术冠军。你不服,给我拿一个海淀区弹球比赛冠军再来说事儿。

    更有人说,娱乐行业一贯如此,香港每个演员的身价都核算的非常精细,和票房表现正相关。只要有明星出演,再烂的电影也有粉丝买单。更何况,有些粉丝只是为了见偶像一面可以逼死家庭里的一条生命,谁会在乎区区的几十块电影票钱。

    所以,为李连杰的一亿片酬和公益事业瞎操心,显得多少有些杞人忧天。到底存在就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存在?

    这真是一个让“有病的”人睡不着觉的好问题。

    如果说,存在就是合理的。毫无疑问,这是经济学供求关系的再次证明。明星作为稀缺资源,必然会得到超额回报。也正是因为超额回报,所有人才会不惜一切代价要成为明星,在这个无数次PK过程中激发出的人的潜力和智能,才能更进一步提升人类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

    如果说,这是一种不合理的存在,那么,就要改变一些东西才能颠覆格局。改变什么呢?似乎最好的改变就是从我做起。每个人尽快的学会自娱自乐,学会吃饱了蹲在村头大树下晒太阳,终日无所事事。失去了关注力的明星,自然就会逐步走下神坛。

    《南方人物周刊》前几天做了一期封面文章叫做30年来失踪的人。文章说的并不是真的失踪,而是当年赫赫有名的人物如今活得更像一个普通人。这些人的名字有李燕杰、曲啸、汪国真、迟志强、罗琦等等。我和几个80年代的朋友坐在一起,让他们指认封面上的头像,不出意外,他们一个人也认不出来。不过,汪国真、迟志强的名字他们还是知道的(搜狗输入法也证明了他们也许还算名人),至于李燕杰和曲啸,我只能和他们解释为,大体等于今天的易中天和于丹。

    毫无疑问,30年之后,风水会再转一次。每一次,在PK过程中胜利的幸运儿,都能依靠影响力获得超额回报。这种现象似乎无法终止,除非我们从今天开始,不再关注陈冠希还拍了那些女明星,而是关注自己的每一次性生活。有这个可能吗?我不知道。哪个学科是研究这个问题的,社会学?心理学?消费者行为分析?我也不知道。

    文章来自老白的博客:http://blog.donews.com/laob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