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意中的收获,听来别是一番风味的中国民谣,整张专辑给人以一种孤寂的美好,当一个人时,当一个人想念时,总是可以拿来一听的一张专辑。很久没听中国式的民谣,这张专辑给人带来不小的惊喜.整个洋溢着一种中国地方特有的乡土风味,让人耳目一新。
      
      整张专辑听着就如远古的先民在借着山歌唱着对于生活,对于时间,对于未来的想像,穿越时间,透过岁月的波折。那些如历经岁月洗礼的声音与曲调,借着今人的嗓音唱着一些无言的思考,其间甚至还穿插着人们相互交流时的俚语,那些听来有点吃力的方言俗语,是最平常的家常,平凡但却伟大有力,杂碎却带着对每个人的祝福。一颗小小的心里埋着的却是对于未来生活的宏伟蓝图。普通人心中最原始的想法与祝愿,亲切、乡土、纯粹。
      一切的事物在此刻都化为一些亲切无负担的感触。带给你的只是一种纯粹听歌的心情,不用去想一些尘杂。恍若打诨的音调唱腔,听来别有一番风味。
      
      这张专辑里的第一首歌光歌名就把人给吸引住了,《牌坊》很纯的音乐,没有过多的修饰,所有元素归到最基本的位置。在第一首歌就定下了整张专辑的基调,一份怀念与感伤,就象专辑的名字《时间》。逝者如斯,抓不住的事物给我们留下的往往是感伤。《庆符镇》中无虑的交谈,妇人畅谈最平凡的生活、唠嗑,插科般的言语,配上不经意的音乐,就如平时三两好友说闹时的背景音乐,一种真切的美好。于生活,于未来。《桥》中那份萧瑟的伤感让人心疼,想来生活不易,即使有桥相连,但却还是如此的生冷。还有那奔腾而去的《时间》是一道永难愈合的伤口,不深却一直淡淡地躺着点点血块,让人不得触碰,仅是默默地想,静静地听,看着血滴成流,血流成河。时间就这样不无感伤地流逝。当白水唱操着一口方言几近哽咽地唱响对于时间过得快的感慨时,那种痛也只有错过后才了解吧。就如身边一切的美好,只有当自己不再拥有时才愈加发现它的好。而今只是苦苦地问寻《在哪里》。在哪里才能找到那朵幽吐芬芳的野兰花。
      
      逝者如斯,现今的我们总是喜欢回忆,回忆那份已成往事的美好,回忆那份当初因为年少懵懂而错过的心情。只是时间已不可挽回地失去,再多的回忆也只能是故地重游时的一声“而今识得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的叹息。只是当我们打点行囊预备再度启程时不妨空出个角落,带上白水的《时间》,而后共同感叹一句“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       迷恋王家卫在东邪西毒里的台词:
          如果你不能再拥有,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另自己不要忘记。
          知不知道饮酒和饮水有什么不同?酒越饮越暖,水越喝越寒。
          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你,最喜欢的人是不是我,请你一定要骗我。
          。。。。。。。。
          最喜欢是关于饮酒和饮水那一段。感情也一样,有些感情可以持久的给你温暖,而有些感情,看似他在不断的给。可实际上,心却一点一点的在冷。因为你知道,那些都不是真的。
          如果你想要的是“真”,真的很难。太难!不是他不想真,是他想真也真不了,想装也装不出。或者,简直是不屑于去装什么。
          那个叫——真相。
          如果你看到一些人一些事很美好,那就千万别去翻过来看他的另一面。这个念头你最好连想都不要想。那背面必定是满目疮痍,惨不忍睹的。
          不能停,停下来就会觉得绝望;
          不能回望,回望只会觉得世事沧桑;
          不能妄想,幻境最终是要破灭的;
          亦不可自怜,因为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你可做的事情其实不多,如果真有什么是值得学习的,那应该是“不后悔”。
                                     ——————————————————————  。
    原文来自鼠儿。 文图:汐情
  •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有很多很与世别离。普通的老百姓,做官的,有点名气人,不为人知的,上百岁的,几岁的。早上起床看新闻,得知罗京因淋巴癌去世时,深深感觉有点不是滋味。虽学的是传播学专业,不是主持,但把罗京当老师,也有点偶像的意思。罗京老师二十几年的新闻联播主持人,也随他逝世而结束,有的朋友用一句话怀念他:“罗京老师音容长存。”只是,以后新闻联播的三十分钟里看不到罗京的影子了。记得很小的时候,跟大人一起看新闻联播,母亲多次跟我提起说,罗京很厉害的,他可以把新闻稿一字不漏地倒背如流。也就因为这样,罗京老师在我印象中是个能力非常强的主持人。

    斯人已乘黄鹤去,待到天国再播音! 深悼罗京同志。 

  • 翰墨笔林书香气,修身养性陶冶情。凉风惬意垂钓者,风桥岸榕几新人。

    博物馆参观光大银行副行长王希坤的书画展只因路边的一个灯箱广告牌。现代人者,观名家书法,赏笔墨豪情,闻笔林墨香,修自身己性,实则大有意义。书法非但追求艺术,亦求创新,更求个中涵养。书法现代性并不是简单地取决于书法艺术的形式、结构、线条等外在面貌,而是取决于内在精神的现代化。

    书法艺术来开始于汉字的产生阶段,有言“声不能传于异地,留于异时,于是乎文字生。 文字者,所以为意与声之迹。”看此一句,想到“此时无声胜有生”。查中国历史,书法的发展从春秋战国时期,到东西汉,再到三国两晋南北朝,到唐宋元明清,直到当今现代,就像一条源泉不断的溪水细细长流。书法大家更是名家辈出,灿若繁星。诸如盛唐时期颜真卿、柳公权,张旭,近代齐白石,郭沫若,现代沈鹏等人。

    观展后,亦忆起十多年前花一百块到少年宫学习隶书之情景。时过境迁,十几年后当悔那时未好好练习,未坚持学习。感叹天道酬勤,立志有恒之道理。

  • 午夜十分,汽车停在了汽车总站的门口,拿行李下车后打了个电话。感叹一声“又久别的城市”。开始打车去那个地方。女司机开车很快,一会儿就到了。这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大点的街道也只有两三条,城市呈狭长的走廊。城市的前面是一条河,后面是一大片山。城市就夹在山水之间。第二天出去河边买菜,感叹“像个小山村”。城市小,但也有一段美好的童年记忆在这里。因为很小时候就随奶奶到这里住了很久一段时间。二十年过去了,小城市虽然还保留着一些那年的楼房,但也变化了不少。

    据(老人)口述:在宋朝,是金家、陈家随船逃难逃到此地落脚(就是现在的老街码头边上),劈荆斩棘,临龙江河傍水而居,白手起家,各立门户。因为这里土地肥沃,种植蓄养发展很快,渐渐地人多成集(通往外界的只有一条水路),不断有远来船只靠岸,进行农产品交易,自然而然荒草给路人踏平,码头形成。“街”也就自然而成,取名“金陈江”。再后来不断有人前来搭棚盖茅草房居住,分布河南河北(现火车站附近水边)。在乾隆年间,从广东还有些北国南下的数百户客民,凭借肩挑背驮在码头担当挑夫,聚集金陈江,日积月累,为了共同的利益,大家齐心协力共同铺设了石板街坊,歪歪斜斜伸向龙江边的几处码头。窄小巷道的两侧,斑驳陆离古香古色的直通各自小屋,户户紧相挨,由高高低低的石板街串通,连成沉甸甸的古镇人家,诉说着历史的沧桑。地名也变成了“金城江”。